欢迎来到秒速时时彩有限公司官网!

24小时咨询热线

400-0893-0271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产品三类 >

连续多年整治却收效甚微

作者:admin   时间:2018-12-05 19:14   

  南方网讯 (全媒体记者/刘怀宇 见习记者/程)8月以来,因为涉嫌商标侵权、生产假冒伪劣电视机,番禺区大石街深陷拼多多山寨电视机风波,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

  连续多年整治却收效甚微,大石街聚集的低端电视机产业为何能够野蛮生长?对地方经济没有贡献,反倒带来了山寨一条街的污名,风暴眼中的大石电视机产业何去何从?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8月初开始,媒体调查发现,拼多多上热卖的“王牌天下”“仓佳”“小米新品”“索尼新品”等山寨品牌电视机,产地均为番禺大石。因卷入拼多多假货事件,该区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大石街这一备受关注的地方位于大石地铁站以北大涌路和祥和路纵横交错的大片区域。这里随处可见经营液晶屏等电视配件的批发档口。依托这一产业,这里形成了科宝电子城、科创电子城、智富国际电子城、伟讯电子数码城等多个电子市场。

  这些电子市场周边,还聚集了大量的电视机回收、拆解、零配件经营和电视机组装企业,基本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低端产业链。产业链上的企业多以家庭手工小作坊的形式存在,他们将零件拼凑成整体,随后挂牌售卖。

  近日,记者探访发现,这些曾经火爆的电子市场已经是一片萧条:商户紧闭、门帘半卷、顾客零星,三轮车与电器包装盒,随意摆放在空荡的街道上。

  8月17日,七夕节。位于大石街附近的科宝电子城里,一家未挂牌的液晶屏售卖点门前,坐着28岁的店员邓文(化名)。他一边打开装着土豆、油麦菜的外卖盒,一边无奈自嘲:“今儿个好日子,大家都在约对象。也只有我们这些没钱的,才开工干活。”偌大的电子城,排列着数百家商户。某些地方,用挡板隔开就成了一个铺子。这天上午,开门做生意的店铺,占总数的不到20%。

  8月22日,记者在拼多多App搜索发现,媒体曝光的“王牌天下”、“仓佳”等山寨品牌产品均已不见,搜索“小米”“三星”“索尼”等知名电器类品牌,也很难见到相关傍名牌的信息了。一些仍在经营的涉嫌傍名牌的商家也十分谨慎。

  记者查询发现,拼多多上有一家“乐视酷酷电视官方旗舰店”,其旗下的产品共有7种,产品简介抬头均有“官方正品”的字样。中国商标网资料则显示,“乐视酷酷”商标由“蚌埠市徽鲸电子有限公司”申请注册。

  虽然该公司注册地在蚌埠,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乐视酷酷”的实际产地就在大石。问及“乐视酷酷”与“乐视”的关系,拼多多上“乐视酷酷”的客服人员在记者多次追问后表示,“乐视酷酷”并不是“乐视”。徽鲸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则表示自己 “之前是给乐视做代加工的工厂”。

  半个月前,该品牌的厂家还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加盟商。“假货”风波曝光后,记者尝试以加盟者的身份,电话联系“乐视酷酷”之前在大石地区负责招商的人员。对方表示,自己不再从事与此相关的行业。

  与“乐视酷酷”等产品类似,随着近期政府对山寨产品打击力度的增强,以及媒体的多重曝光,原先在大石靠做山寨货起家的电视机商贩,不得不面临道路选择的难题。

  大石街这些电子市场的萧条与媒体的密集报道以及近来政府部门的持续整治直接相关。8月2日,在媒体曝光大石街生产乱象后的第二天,番禺区市场监管局联合大石街突击检查了新闻中指涉的大石街8家电视机生产企业。执法人员对涉嫌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的2家企业依法立案查处,并扣押11台涉嫌侵权电视机。

  8月7日,番禺区政府多部门召开的“大石街电视机等电子产品整治工作专题会议”,根据会议精神,番禺区后续还将有“重拳出击”和“全面清查”等行动,引导当地市场转型升级。

  随后,番禺区打假办下发了关于大石街电视机产品联合清查行动方案的通知。在8月13日至17日之间,区打假办、区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共出动执法人员280余人次,开展了为期一周的清查行动,重点清查无照无证生产点。

  “两轮检查下来,我们共立案查处了15家企业,这对违法违规生产,还是产生了一定的震慑作用。”番禺区打假办常务副主任陈崇高评价执法成果时说:“我们现场还采取了治理‘散乱污’的超常规手段,比如断水、断电,处理了19家违法商贩。”

  陈崇高表示,早在2012年开始,番禺区就对这里的电子产品生产销售进行了全面整治。“番禺区长期以来都在关注并治理各类质量违法行为,并非因为媒体曝光了,才突击开展了这些执法行动。”

  他介绍,大石街的低端电视产业由来已久。上世纪90年代初期,大石街就建起了规模颇大的富丽电子城,里面有300多家商铺。2011年前后,不少群众投诉,富丽商业电子城个别商户销售的电子产品存在质量差、假冒名牌等问题。番禺区政府随即对其全面整治,并在2012年6月将其彻底关闭。

  然而,大石的电视机产业并未因为富丽电子城的关闭而消失。相反,原先电子城内的小作坊,在监管的夹缝中,重新寻找场地、再次集聚,并沿袭了之前的小买卖式经营。这就形成了后来大石街内各大电子商城的雏形。

  “2015年共立案11宗,处罚12.5万元;2016年抽检电视机17批次,共处罚2.46万元;2017年立案5宗,处罚14.32万元,没收不合格电视机14台。”陈崇高列举了一长串数据,说明番禺区对该地区电视机行业整治的力度之大。

  他介绍,2018年以来,番禺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对大石街现有的1000余户商家,采取了“一日一巡查”的动态监管工作模式。通过动态监管,各电子市场持有营业执照的比例,从2016年的30%提高到现在的99%。

  尽管政府部门长期高压整治,但以家庭小作坊式生产为代表的“地下工厂”,就如同牛皮癣顽疾一般,难以一次性彻底清除,治理管控也极为困难。陈崇高坦言,即使前期已经对大石地区的低端电视产业做了大量整治工作,但8月份随着“拼多多”事件而被曝光的当地傍名牌电视机产业,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掌控。

  “这与经营模式的变化有关。”陈崇高解释,当地的生产作坊实行“厂店分离”的策略。店家通过“拼多多”线上接单,厂家在另一处地点组装、生产,且通常“关起门干活”,隐蔽性极强。“只有消费者收货使用后,才知道是劣质品或仿造品。如果没有买家投诉,我们基本上查不到。”

  面对屡禁不止的低端地下产业,大石街党工委委员李正直言:“这些小作坊逃税、漏税,对地方经济没有贡献,反倒给治安、消防、环境等带来了极大压力。落后产业又无法实现规模化升级,我们早想把这些商家清理掉。”

  他提供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大石街地区生产总值达121.1亿元,同比增长11.8%,高于全区平均增速4.8%,在该地区排名各镇街第一。但是,大石街工业方面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日立电梯等高端制造业,电视机等山寨货对经济发展无任何帮助。

  广州康视电器有限公司总经理卢禄在番禺大石地区经营多年,他分析了大石街吸引到此类商户的几大因素:租金低、距市区不算远、有相关商业传统、低端产业的配套设施完善。

  这与陈崇高的看法基本一致。后者用“不愁销路,不愁来路”说明了大石滋生该产业的原因:在需求方面,低端电视机虽劣质却价廉,迎合了城乡接合部、低价酒店及民宿、偏远落后地区的市场需求,与正规电视产品形成了一种“差异化竞争”;在供给方面,附近大量的零件配送市场,源源不断地为低端电视制造业提供原材料,一个人一天生产五六台成品不成问题,虽然利润比较低,一台只赚一两百,但相比打工而言,还是赚得比较多。

  陈崇高说,大石街低端显示设备产业存在了多年,但傍名牌的行为却是从今年才开始大规模涌现的,因为这些企业注册的山寨商标大多是2018年才申请的。

  “没在拼多多等平台销售的时候,大石的这些低端电视机卖给了酒店、民宿、城中村出租屋,品牌需求不是很大,一旦上网销售,傍名牌的需求就显得格外强烈了。”陈崇高认为,打击这些傍名牌的企业,除了番禺当地政府部门之外,销售平台应该加强审核,负起更大的责任。

  在中国,以低端电子业起家,并走出了成功转型之路的产业集聚区,以北京中关村和深圳华强北为代表。二者在“中国电子第一街”名号争夺战中此起彼伏:前者成为我国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后者走出了腾讯、神舟电脑等大企业。它们早年与今天的番禺区大石街类似,都是在遍地丛生的“山寨”“低劣”等旧模式难以为继时,不得不迈开转型的步伐。

  大石街能否复制中关村和华强北的模式,成功实现产业升级转型呢?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大石街规上工业总产值达90.55亿元,其中康视电器公司1.36亿元,占1.51%;世诚电子、思企电子等公司都有生产液晶显示器和液晶电视机,根据客户订单进行生产,上半年产值分别为4588万元2732万元,占全街规上工业产值为0.5%、0.3%。

  虽然显示设备行业已颇具规模,但大石街商会党支部书记兼秘书长王冠认为,小的电子生产作坊向高端产业升级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大石街规模较大的显示设备生产企业,其生产销售路径与这些山寨小厂几乎没有交集。卢禄表示,康视电器主要是做外贸出口,虽然是同一个行业,但他们企业的原材料采购、销售渠道都不在大石,企业的成长轨迹也与大石的低端电视机产业链没有任何关系。

  在大石街丰晟工业园,广州市视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同样也是从事显示设备销售。该公司负责人莫先生表示,他们企业是从天河区搬迁过来,原料主要来自于深圳,跟大石街的显示设备产业链也没有联系。

  王冠表示,“跟正规的企业不同,大石街的那些作坊式小企业利润很薄,能够生存下来可能就是因为偷税漏税。如果这些企业实现合法经营,在市场上根本就难以生存下去。”

  一名长期从事显示面板行业的人员也表示,今年液晶面板、电视机产能过剩,价格跳水,正规产品有时甚至比山寨的还便宜。该人士举例说,在大石 ,山寨机老板为电视机开价850元,相同尺寸的康佳、小米两款产品的价格分别是828元和899元。

  今年上半年的价格跳水,使得液晶面板的经销商感受到压力,已经有多家商铺搬离大石街。大石的这些山寨作坊式小企业的市场竞争力已经越来越弱了。

  大石一家商铺老板黄小姐坦言:“如果对电视要求不高的话,其实直接购买一台正规厂家生产的整装机就行,没必要自己买零件再重新组装。”因为二者的实际成本相差并不大。

  在大石街党工委委员李正看来,大石的低端电视机小作坊小企业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几乎不太可能,这一产业不可能成为当地扶持的方向。他们现在能做的主要是加强监管,让这些企业实现依法依规合法经营。“大石片区还缺少大型的超市,如果能通过市场的力量,引导这一片区发展商贸业可能会比较好。”

  陈崇高则表示,番禺将继续组织开展联合行动,先清查无照无证生产加工窝点,再规范有证有照生产企业。秒速时时彩稳赢技巧要针对摸查掌握的新情况全面彻底清查,力求打断产业链。番禺区作为广东唯一的市辖区创建“全国质量强市示范城市”,接下来将坚决严厉打击假冒伪劣、商标侵权、无证照经营等违法行为,引导、规范和帮扶自主品牌、科技创新等企业做大做强,抵制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发生,进一步规范市场秩序,优化营商环境,服务全区产业转型升级发展。

  从2011年开始,曾经一铺难求、生意异常火爆的华强北电子城,逐渐开始出现空置。随着电子技术的高速发展,定位于整个电子产业链末端的华强北电子产业,逐渐从“分得一杯羹”,沦落至举步维艰。

  在华强北,具备创新精神和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市场占有率越来越高,而囿于原有山寨模式的华强北电子产业,由于获利少、名声差、风险高,最终无可避免地走向了没落。与之配套的方案设计公司,从依赖设计山寨机方案,转向设计稳定、高效的智能手机方案。

  王先庆认为,低端产业集聚区的转型,必须要尊重市场规律。中关村和华强北的成功,印证了这一观点。他表示,一般此类地区实现较为彻底的转型升级,周期大概需要3到5年,这一过程需要多方参与。政府通过引入高科技企业、规范标准和市场规制,逐渐压缩低端产业的市场份额。行业协会结合成本-收益分析、供应链和业主的实际情况,对该地区发展转型做出引导。小商户自身也应适应时代潮流,在法律框架下,与大企业合作、投靠或联盟。